忽而岁已暮

这儿……一只咸鱼,平时写文和画画,还有写字。
①腐向,同人及原创耽美
②平时会比较忙,很懒。更新随缘。
③在练工笔字。
④辣鸡写手,画手一只。
⑤小学生文笔,幼儿园画风。
禁止商用,转载。

[双神枪×叶修] 名字大家看着给起一个?②(起名废)

高三狗终于有时间把坑了很久的东西写一写了,有点存货,但并不多。
     长弧预警。
  

    *伞哥复活
    *原著向
    *ooc
    *结局看心情?(开个玩笑)
 

    第二章

“奇怪,我刚才还看到他往这里来了啊,怎么一会就不见了?”戴着眼镜的女生停住脚步,奇怪的问。身后循声而来的一大票人也跟着停住脚步。
         “啊啊啊,我的男神啊,好可惜。”有女生不满的叫嚷。
          “要不,我们再找找?”有人不死心。
          “算了算了,我们还是不要给男神添麻烦了,见过就行了。”戴眼镜的女生看着眼前错综复杂又黑暗的小巷叹了口气,劝解道。
            “可是……”还有人想说什么,但是这已经没有关系了,无论他们是开心、高兴、失落还是难过,都和周泽楷没有关系了。
     他现在只知道,他很高兴,非常非常高兴。
      
      
    “小周,把手放开吧。”叶修被捏的有点儿疼,想要解救自己的胳膊。
     “对…对不起。”周泽楷像是刚反应过来,抿了下唇,慌乱的松开了手,亮着眼睛有些手足无措的看着叶修。
     “额……没事儿。话说……你怎么在这儿?”叶修被他过大的反应整的有点儿恍神。好不容易稍微清醒一点儿的叶修感觉到脑袋又有些眩晕了,眼前乖巧后辈的俊逸脸庞也渐渐在分成两个、三个……
      “来比赛,有粉丝。所以……”
        像是想了一会,周泽楷盯叶修,认真的说。
      “哦,这样啊。”叶修淡淡的说,迷迷糊糊想起来轮回最近确实有一场比赛在b市。脑袋实在是晕的可怕,叶修有些不适的皱了皱眉头,心里也顾不上想太多细节性的东西,他现在整个人都晕乎的不行,哪有心思去想那些,只想着早点回家休息。心里是止不住的悔意,早知道他现在会这样,他再怎么难受,也不会不顾自己一杯倒的事实来借酒消愁。心里想着事情,脑子也不清醒的叶修完全没有注意到周泽楷亮的有些不正常的眼睛。
     眩晕的感觉一波一波的传来,眼前本就不怎么明亮的小巷更模糊了。叶修忍不住心下一紧。
       这种感觉……不太妙啊。
叶修实在是有些受不了这种晕的让人想吐的感觉,往墙上靠过去闭了闭眼。
       “前辈?”周泽楷看着几乎整个都要没入阴影的人,心下一紧,控制不住的伸手抓去。在快要碰到叶修的时候却戛然而止。因为使的力气又急又猛,以至于突然停下的时候指尖有些微微的颤抖。周泽楷顿了顿,接着垂下了眼睛,把手收了回来。在叶修看不到的角度,紧紧的捏成拳头,骨节分明的手指上青筋根根暴起。指甲也深深的掐进掌心里。
      “小周……麻烦你了,上林苑。”
       叶修难受的再也忍住了,心下轻叹一口气,艰难的对年轻却可靠的后辈说完这句话,就放松了身体,闭上了眼。
       他还是在别人面前显现出了脆弱的一面啊。
         “……”双手接住晕过来的人,周泽楷傻了。站在原地维持着这个姿势一动也不敢动不动,连呼吸都放的极轻极轻。好像接住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什么稀世珍宝一样。
     人的躯体贴着他的皮肤,手上传来温热而出人意料之外的细嫩触感,人的脑袋也靠在他的胸膛上,周泽楷几乎有些不敢相信,生怕这又是一场他做的梦,一场他想也不敢想的梦。
    “嗯……”叶修轻哼一声,似是有些不太舒服。
     周泽楷像是终于清醒过来,轻却稳的扶住了叶修。上林苑……周泽楷有些苦恼的看了看叶修,眼里却像是化开了一弯春水一般,温柔至极,唇角也不由自主的勾起了一个弧度。
       前辈,还真是会给我找麻烦啊。
   等周泽楷终于找到所谓的上林苑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以后的事情了。
         望着眼前秀丽的小区,周泽楷有些茫然,不知道叶修的家在哪里。看了看依旧不太清醒的叶修,还是放弃了无谓的思考。正想着要不要干脆把人带回酒店,路上一直不太安分的叶修却动了。
     周泽楷感觉到袖子被扯了扯,只觉得心里也像是被挠了挠。忍不住低下头,就看见叶修半睁开了的眼,心跟着漏了一拍。
    刚才为了躲避粉丝,他不得不找比较暗的地方遮掩着走,对叶修不安分的举动没有太过注意。而现在他们进了小区,晚上小区里也没有什么人,路旁不太明亮但柔和灯光打过来,再看叶修,竟是艳丽的有些勾人。
       许久不见,周泽楷印象里的那张有些虚胖的脸现在却是不见分毫,本来就不丑的脸瘦下来显得五官立体起来,眉清目秀的,看着很舒服。本就白皙的皮肤现在却是白的有些病态,额上搭着有点凌乱的刘海,却更显得眉眼精致。半睁开的眼里像是被水洗过一样,亮亮的。眼尾乖乖的垂着。像是被酒醺过,脸上,脖子,眼尾都漫开了一抹粉红。
         看上去……很诱人。






     “小周?”叶修稍微清醒了些,睁眼就看见周泽楷看着他似乎在……发呆?而且眼框有点发红,眼睛亮的厉害。叶修禁不住一愣,偏了偏头,有些不自然的开口。
        周泽楷这下回了神,轻咳一声,迅速抬起头左右看了看,不再低头看叶修。
      “前辈,到了。”周泽楷说。
       “……”叶修一时无言,这话题转的……所以说,他刚才看着他是在想什么?
       好在叶修没有太过深入的思考,睁眼看了看周围的景象,知道是到地方了。感觉自己比刚才清醒多了,刚刚使力让自己站稳,结果连一步都没走出去身体就晃得不行,眼看着就要和大地来个亲密接触,周泽楷伸手及时抓住了他的胳膊。
       叶修不着痕迹的离人远了点。刚刚抬起头,就见周泽楷有些担忧的看着他:
      “前辈……”
      “嗯,没事儿,小周你不用管我,后天你们就要和嘉世比赛了吧,你先回去。”叶修说着,努力忍住了想吐的欲望,稳住了身形,勉强走了几步,哪知腿又是一软,眼瞧着又要和地面来个亲密接触了。下一秒,就被人稳稳的抓住了。
        “……”
        “……”叶修想扶额。
         好吧,他还是没办法一个人回去。
         叶修妥协了。

轻叹一声,借力转过身,看着这个容颜俊美的后辈,带着歉意的寻求帮助;
       “没办法了小周,现在我好像不太能完成回家这个任务了。所以,能不能……送我回家?”叶修有些不自在的说出最后一句话,尴尬的笑了笑。
         “好。”
       周泽楷的眼睛似乎亮了一下?叶修有些看不真切。
       他这醉的有点儿不妙啊,似乎出现了一点儿幻觉?话说,谁会在送一个醉鬼大叔回家的时候会这么高兴啊,所以果然是他想多了吧。
       小周这孩子也挺靠谱的样子,把自己交给他应该没问题吧……
          叶修给周泽楷指路,一会指指这儿一会指指那,周泽楷倒也顺从的很,没有一丝一毫的不耐烦。
          好不容易到了门口,就已经很晚了。
         周泽楷一手抓着叶修的胳膊,另一只手很规距的扶着叶修的腰。帮着叶修开了门,周泽楷松开叶修的腰,叶修赶紧扶着门换下拖鞋开了灯,连忙冲进厕所狠狠吐了一通。周泽楷下意识想去帮忙最终却只是停在了门口,藏在袖子里的手虚虚握了握。
      叶修洗了把脸,稍微清醒了些。堪堪靠在了沙发上,回过头这才发现周泽楷还跟根柱子似的杵在门口。
微微叹了口气,这孩子,还是太害羞有礼貌了。
     “小周,今天非常感谢你,你看现在也很晚了,你要不要……留下来歇一晚?”叶修客气的说。人家客气他也不能落后不是,虽然他总觉得小周哪里怪怪的,但天现在确实很晚了,而且看在人家那么任劳任怨那么辛苦的份上,他又不是很舒服的情况下,只想想快点解决完事情好好休息。
          “好。”
            叶修一楞。
     本来是句客套话,虽然他也没有要赶人的意思,可谁知这人竟然直接答应了。
     头又开始发晕了。本来就一直强撑着没直接睡过去的叶修此时难受极了,也没想太多。考虑到其他房间已经各自有主了,踌躇了一下,叶修还是开了口。
     “那个,小周。是这样,这里没有多的空房了,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和我挤一间?”
      “……”周泽楷呆了。要和前辈……住一间房?!心脏怦怦跳,急促的好像下一秒就要跳出来。
            “怎么了?不行吗?”叶修看着周泽楷呆愣的样子,有点疑惑。虽然小周这样看起来有点可爱,但是他头晕的厉害,胃里一阵阵的翻涌,直犯恶心。叶修想要快点安排好这件事,语气里不由得带上了几分急促。
        “不、不是!我愿意!”
        “……”叶修沉默。
        “那你别站在门口了,先进来吧。”

     摸鱼日常(有一段时间其实,今天才想起来)
     p4是纸的真面目。
    
   话说人生第一次为一部剧充了会员,迫于上学只追到32集,眼瞧着还有几集就完结了,然而没有办法只能上学。
    结果好不容易放了假,一上优酷,整个人都是???
    !!!老天爷你一定是在逗我呵呵呵呵。
    可以说是非常难过了。。。
 
    *高三狗,繁忙。
    *长弧
    *吃塞夏all叶all金庚昀巍澜舟渡……(不逆cp)

     暂时就这么点儿啦,其他的日后有待补充。

[双神枪×叶修] 名字大家看着给起一个?(起名废)

     高三狗终于有时间把坑了很久的东西写一写了,有点存货,但并不多。
     长弧预警。
  

    *伞哥复活
    *原著向
    *ooc
    *结局看心情?(开个玩笑)
  

     
          第一章
    早上和苏沐橙还有陈果去了一趟南山公墓。回来的路上叶修破天荒没有插话,看起来情绪有些低落。三人回了兴欣,陈果意外的有些亢奋,一回来就颇有干劲的招呼起来。叶修有点儿惊讶,苏沐橙却是了然,但也只是笑。和叶修他们打了个招呼就回了嘉世俱乐部。叶修也没多问,一来觉得没多重要。二来觉得心情好是件好事,说不定还能带的其他人也干劲十足。
        二楼小训练室弄好了之后,陈果倒是蛮兴奋,虽然结果和预想的不太一样。但好在大家都比较满意,陈果自然也就觉得开心。一开心晚上就把刚刚成立的战队队员们拉去吃饭了。
      陈果说要去饭店吃,打算请大家好好吃一顿。
    “我觉得,我们还是去撸串吧。铁板烧可比那饭店饭菜好吃多了,包子,你说呢?”魏琛叼着根烟,吊儿郎当的说完,夹着烟吸了一口,沉醉的吐出烟圈。
      “嗯!撸串撸串。”包子不能更赞同,一脸兴奋的看着陈果。
      “诶,小唐你想去哪吃?”陈果嫌弃的看了两人一眼。立刻决定忽视这两人,找个靠谱的问。
        “嗯,我吗,我跟他们想法是一样的。”唐柔有点不好意思。
      “唉,那好吧。”陈果泄了气儿,只能服从大众的想法了。
       “老大,我们走吧!”包子朝叶修招呼。
          叶修笑了笑,跟上了大家。
        唐柔看了一眼叶修,若有所思。
          
           陈果开了一个包厢,让大家更能好好放松一下,好好享受。魏琛一上桌子就豪迈的对服务员说上一箱啤酒。众人楞了一下,倒也没扫魏琛的兴。等酒上来的时候,魏琛却傻眼了。这……这也太多了吧!
           叶修抬了下眼,破天荒没拆魏琛的台,只是笑了笑。
        “拿一瓶给我。”叶修伸手。
           陈果惊讶,刚想开口叶修就看过来直白的告诉她不用阻拦了,他自己会注意。陈果担忧的看了他一眼,最后抿住嘴没说话。
     唐柔是第一次看见叶修主动要求喝酒,惊讶的同时也隐隐有些担忧,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事情发生了的样子。
      叶修……出什么事了吗?
      唐柔本想问问叶修怎么回事,但看到人默默饮酒的样子,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叶修喝酒很安静,不像包子和魏琛那样闹得嗨,所以喝的也快。不一会一瓶酒就没了一小半。等叶修回过神来,啤酒已经没了大半,脑袋有点儿晕晕乎乎的。叶修心知不妙,揉了揉太阳穴站了起来,勉强站稳后和大家打了招呼准备先走。
      魏琛今天看起来挺高兴,这会儿有点儿喝高了,一看叶修要走,举着个大红的脑门子,立马开嗓嚷嚷起来了:“哎,我说老叶,你这不厚道啊,说好的咱今晚不醉不归呢,你怎么就要走啊,你这不够意思啊,不够意思。”
      “……”叶修一噎,无语的看着老魏烂醉如泥的样子,无奈的笑了笑。
      这家伙,怕是脑子糊涂了。
叶修没搭理他,其他人和他一一叮嘱着路上注意安全,简直就像是在对身娇体弱小女孩一样的不放心。叶修无语凝噎,再一次略过众人脸上或深红或浅红的酒晕,确认了这些人是真的醉了,无奈的一一应和下来。转身向门口,在他就要走向门口的时候,一到清亮的声音叫住了他。
     “叶修!”
叶修辨认出来,是唐柔,他有些惊讶的转过身去,疑惑的问:
     “怎么了?”
唐柔看着他,没有说话,眼里的颜色显得有些深沉。叶修顿了一下,又问了一遍:“还有什么事吗?”
       唐柔张了张嘴,看着他,最终笑了一下,说:
      “没什么,就是想让你注意安全。”
   叶修勾起一个有些欠扁的笑弧,无所畏惧的道:“我堂堂一个快奔三大男人,又不是十六七岁的孩子了,能有什么事儿呢?”
     叶修微微垂下眼眸,又笑道:“你也别想太多,今个儿这种形式的饭局,你遇到的也不多吧,好好放松吧。未来的事,多着呢。”
     唐柔微微一怔,仔细想来倒也是,能打到叶修的事,她目前也没有看到过。她看着站在门口灯下的叶修,依旧是那么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心里微微松下一口气,或许,真的是她想多了吧。
她于是抬起头,认真道:
       “那你路上注意安全。”
   叶修微微颔首,对着人挥挥手,拉开门,走了。


    轻叹一声,叶修扶住昏昏沉沉的头,步子有些不稳的向前走。夜市的光有点儿模模糊糊的,还亮的有点儿刺眼睛。叶修循着记忆里上林苑的路线找了一条最近的路,七拐八拐的进了个小巷。叶修准备进去的时后恍惚间好像听到了有人在叫什么……“周……楷”“我爱你”之类的。叶修有点儿恍惚的想,估计是哪个明星吧。。。嘶——还真够热烈的。叶修也没去多想,扶着墙进了巷子。穿过去就可以回家了,下次不能再喝酒了。叶修想着,身后传来了有点杂乱的声音,叶修有些迷糊的歪了下脑袋,声音渐渐清晰起来,似乎……是脚步声?叶修不太能确定,但听起来确实像是脚步声,而且……声音越来越大?他好像听到了急促的喘息声?叶修迷茫的停下步子,身体下意识的跟着转过去,却刚好和来人撞个正着。
     咚!叶修本来就没多清醒的脑袋,被这一撞撞得眼前发黑,整个人更晕乎了。那边的人也因剧烈的撞击疼的闷哼出声。
        “抱歉!你……怎么样,前辈!”那人赶紧退开,很有礼貌的道歉,然后扶住他,小心的询问。下一秒,声音里却是带着无比的惊讶,只是这惊讶里似乎……还有一点点……欣喜?而且这声音似乎还挺耳熟的?叶修懵逼的抬起头,顺着街边路灯微弱的光,勉强算是看清了那人的相貌。叶修一楞,声音有些不受控制的变大了点儿。
       “小周?!”      

伞修[最好的礼物]

#祝我们最亲爱的叶不羞生日快乐!!
#终于在今天过去之前把这篇给肝了出来。
#叶秋弟弟也生日快乐,本来还准备了一篇双叶。但现在也还没有写完,只能等到明年了大概?
#给叶不羞的生贺!!(一发完结!)之所以选了伞哥,是想给修修一个弥补遗憾的机会。
#全世界最好的叶修。

    
  叶修直直的看着眼前的人,一眨不眨的盯着,像是在看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
   眼前的人生着一副极为好看的容貌。俊眼修眉,鼻梁秀挺,一双好看的眼眸溢满了柔情。相比起记忆里的青涩,现在已经是儒雅斯文的模样,周身温吞清朗的气质让人禁不住怦然心动。
  人顿住了步子,弯着唇角,无比温柔的看着他,像是在看着什么稀世珍宝。眼里是浓重的思念和爱惜。安静平和的,如沐春风的的模样和记忆里的人重合了。
   大脑像是被时间冻结了,思绪转的慢很慢,以至于他看着眼前的人,竟有些难以承受的恐慌和茫然。
    是……鬼魂吗?
    还是说,他又在做梦了?
   他看着他对他微笑,他看着他向他走来,在他面前顿住。听到他用他最最思念的声音轻声对他说:“叶修,我回来了。”
    心里常年冰封着的雪山,“咔啦—”一声的裂开了一道细缝,顺着这条裂缝,牢不可破冰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裂开,砸落,崩塌,沉下海面,隐于消融。
嗓子干涩的难受,喉管发紧。喉口像是被塞进了一块生铁,只是吞口唾沫,脆弱的喉管就像是被铁块硬生生割开了一道血淋淋的口子,血液和着唾液顺着喉咙流下去,血腥而又苦涩。
    想要开口说着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口,因为只是出来开个门的缘故,叶修脚上套着拖鞋,身上只披着一件外套,春寒料峭,在还有些微微发冷的天气里,他们已经站了好长时间了。叶修因为常年不好好休息的缘故,体温本就偏低,现在又在这种冷天里,手脚已经冻得冰凉,可他却像是没感觉到冷一样,一直盯着对面的人,盯着他朝思暮想的人,盯着他日思夜梦的人。拢在袖子里的修长的手指紧紧握住,因为用力过度指尖已经泛着阴冷的惨白,指甲深深的掐进掌心的嫩肉里,皮肤凹陷下去的程度仿佛只要再用力一点点,就能掐出血来。
   对面的人似乎是被他的目光看的说不出话来,便就随着他看,眸里的温柔满的仿佛要化成实质。也不顾自己第一时间赶过来,连件衣服都没来不及穿上现在已经被冻得有些发抖。叶修看着他的同时,他也细细的看着对方,从头到脚,连一根头发丝都让他觉得是那么那么的珍贵。
比以前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更瘦了,肤色也从当年健康的嫩白色变得病态。眼下挂着深重的青黑色,唇上几乎没有什么血色。整个人都透着一股灰败的气息,跟记忆里那个意气风发,神采飞扬的少年比起来完全就是两个人。心里面像是被针一下一下的扎着,密密麻麻的刺痛着。叶修这幅模样一看就知道绝不是一朝一夕就养成的,绝对是常年的熬夜和耗费心力过多而导致的。无意间督到对方冻红的脚后跟,当下心里也着急起来。
    无奈歪了下脑袋,对着叶修示意房门:“不打算……放我进去么?”
    叶修像是被这一声疑问惊醒,突然看到对方已经有些冻紫了的手,心下一软。喉咙里的铁块也好像被咽了下去,只剩下疼的火辣辣的喉管,叶修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转身带路。
   苏沐秋赶忙跟上前去。在走到门口的时候,叶修突然顿住了脚步,一把抓住他的胳膊,拉开门把人往里一拽,接着关上门,锁好。苏沐秋看着对方的动作一直安安静静的,顺从的随对方任意摆弄。
  叶修做完这一切,转过身直勾勾的盯着他,在触及到对方眸子里的心疼温柔和毫不掩饰的歉意时。叶修心里的委屈像是决堤的大坝,把他这些年的云淡风轻从容不迫都冲击的支离破碎。
   也不顾人还提着行李,风尘仆仆。一把将人推在门上,,撞出“嘭”的一声巨响,然后自己也撞上前去,两具瘦弱的躯体直直的撞上,两人都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闷哼。骨头撞击的剧痛几乎让两人半边身子都麻了。那是直达灵魂的疼痛,仿佛多年的委屈忍耐都由着这一撞明明白白的展现出来。苏沐秋疼的皱起了眉头,却没有一分一毫要责怪的意思。叶修恶狠狠的啃上人的唇,双手开始不规距的上下摸索起来,分明是毫无规律的乱摸乱咬,就像是只在纯粹发泄感情的小兽。苏沐秋却被人撩起了火,一把搂住人纤细的腰肢,顺势压下人的后脑勺,夹杂着深沉厚重的思念和情欲,重重的亲吻着。两人吻得激烈,唇舌的纠缠已经深到不能再深,连呼吸的时间都是浪费,仿佛要灵魂都得纠缠在一起,才勉强算是有一个安慰。
到底的时候两人都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喟叹。心里一直以来的空落落的地方被填满了,被身上的这个人,他所熟悉的人,他所挚爱的人。填的满满的,那种满足感,就好像一直讨要着糖的小孩子历经千幸万苦终于得到了最心爱的糖果一般。幸福的快要从胸膛里溢出来。被顶到最敏感的地方。叶修被逼的眼泪都快出来了。一遍一遍的喊着那个曾经在梦里喊过无数遍的名字。
就像是两头凶狠的野兽。对着自己的配偶,凶狠的,热烈的,忠诚的,炙热的,连灵魂都在深处相交着,连接成一个密不可分的整体。抵死缠绵,致死方休。
    一次又一次,叶修也不知道到底是做了多少次,大脑荤的厉害,恍惚间只觉得身上的人好像只是一个幻觉,就像他做过的,无数次的梦一样。明明是那么的真实,可是只要一醒来,就什么也没有。什么,也没有。
又一次被顶到高潮,叶修连睁开眼的力气都没有了,泄出已经所剩无力的浊液,在昏过去之前有些悲哀的想着——
     如果这是梦,那么可不可以,让这个梦,再长一点,就一点?
 
 

     

     叶修醒了。
浑身上下好像被车碾过一样,腰肢酸软无力,但某个使用过度的地方却没有想象中的难受,还有些清凉的感觉,想来是被人清理过了。勉强坐起来,掀开被子,浑身上下青青紫紫的痕迹显示着昨天晚上是多么疯狂,叶修坐在床上,还有些不敢置信。房间里没有那人的影子,叶修心里一紧,跌跌撞撞从床上下来,从衣柜里只找了件宽大的tT恤套上就扶着墙向门外走去。刚刚走出房门外,就闻到了一阵阵食物飘香的气息。浓郁的香味让人忍不住胃口大开。叶修放慢了脚步,循着香甜的味道慢慢走去,不多时,便在厨房看到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背影。苏沐秋正穿着一身休闲的居家服,腰间围着他最近刚买的围裙,认真熟练的动作看起来颇为赏心悦目。
  叶修干脆靠在门檐上,双手环胸,欣赏起来。
  苏沐秋不经意间转身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幕。心心念念的人这时已经起来了,只松松套了一件T恤,正靠在厨房门边双手环着胸,唇边勾着一摸笑,似睨非睨的看着他。那副小模样和多年前的“叶秋”简直如出一辙。只是拿脖子上,锁骨上,大腿上青青紫紫的痕迹在叶修现在做出动作看来,反而引得他有些气息不稳。看着对方眼里一闪而过的得色,苏沐秋无奈,又舍不得人冻着了。三两下便端出了早餐。立刻拿了外套来盖在人的腿上,像做过无数次那样,把人抱上了餐椅。然后在额头轻轻落下一个吻。虔诚的像是在诉说着什么好听的诺言。
  叶修接下这一吻,看着人的眼睛,突然笑了
  “欢迎回来,沐秋。”

END

  之前摸的鱼,怎么说总觉得这个小姐姐哪里怪怪的。
   (果然还是要好好练习阿!)

    强行九图不解释。里面有原图,不知道你们能不能猜出来?
    今天祸害“周泽楷”。(不要打我,我会好好写字的。)
     依旧是咸鱼一条,拿写字偷懒骗更嘻嘻嘻嘻嘻嘻。
     将相和快写完了,差不多再过段时间就可以放上来了。
      关于叶不羞的,等将相和结束,就开始更。(暗搓搓立下一个flag。)

  “我有一个朋友。”
                ——叶修

【你×叶修】欲望(也可以说是all叶?)

   ——叶不羞瞎撩,说是all叶其实也算吧。嗯……你     们自己配cp嘛反正。
    ——拿tag骗人的我(臭不要脸)
  ——希望不要被吞。
    ——阿,好喜欢这个修修。
    ——希望你们喜欢。
  
    ☞正文:

   因为不常运动的原因,叶修的额头这便已经起了一层细密的薄汗,双手有些无力的撑在床沿上,后背不像想象中的那种汉子的粗壮,反而有着一般男人不会有的白皙和瘦弱,毛发稀少到几乎没有,从肩胛凸起的蝴蝶骨一路往下,顺着纤细劲瘦的腰自然的凹出一道颜色略深的脊沟,脊沟的尾端弯出一个小小的腰窝来,随着某人细微的颤抖显得诱人至极。皮肤细腻光滑,还带着一些细小而密集的,不知是水还是汗的小液滴,在柔和灯光的照射下,反射出晶亮的微光。给整个背镀上了一层莹白的光。只是看着,就已经可以想象出抚上去如绸缎般光滑丝柔的触感。
   不自觉的吞了口唾沫,有什么东西蠢蠢欲动,却又迟迟不敢动,生怕这只是一场梦,只要轻轻动一下,眼前美好的景色就会消失殆尽。
   那人似是嫌他慢了,有些不耐的抬了下腰,在人血脉喷张时有些烦躁的扭过头来。
   聋拉着的的眼尾斜斜向上挑起,颜色略有些浅淡的修眉也跟着上扬,俊挺的鼻梁上泌出一层晶亮细小的水珠,透亮的眸子里像是氲氤着水汽,带着少有的冷漠和丝丝情欲。
   许是刚刚洗完澡的缘故,平日里有些毛躁的黑发这时也乖巧极了,沾了些水汽亲密的贴在脸颊上,有几缕稍长的发丝蜿蜒着盘在精致白皙的锁骨上,露出若有若无的色气。有水珠从未干的黑发上流出,顺着脸侧,滑过下巴,一路滑过精致的锁骨,流入视线看不到的旖旎角落。
   见人迟迟没有动作,叶修轻轻眯起了眸子,勾出一个侵略性的微笑,挺了挺腰,腰窝随着幅度较大的动作浅浅晃了一晃,两片圆润挺翘的股瓣也跟着一摇,大腿间微微露出一条缝来,腿前的风景若隐若现,把人的视线勾的死死的,连半分都移不开。
   脑袋里某根蹦的死紧的弦“崩”的一声断了。
   见人视线落在了自己身后,叶修勾起了一抹笑来,似睨非睨的督了人一眼,带了点不易察觉的嘲讽,用冷淡而不容置喙的命令道:
   “我说,让你——
     进、来。”

将相和是怎么形成的

 

——不知道有没有人喜欢这种题材。嗯……再说再说。
——有私设
——怎么说这样写历史人物的jq总感觉会被打
——这只是个预告(虽然并没有人看)
    廉颇×蔺相如
    腹黑心机攻×温和死板受
    崩了人设我的错,一切ooc属于我。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