熹微

这儿……一只咸鱼,平时写文和画画,还有写字。有机会有时间会摄影。
①腐向,同人及原创耽美
②平时会比较忙,很懒。更新随缘。
③在练工笔字。
④辣鸡写手,画手一只。
⑤小学生文笔,幼儿园画风。
那么,谢谢大家的喜欢。

伞修[最好的礼物]

#祝我们最亲爱的叶不羞生日快乐!!
#终于在今天过去之前把这篇给肝了出来。
#叶秋弟弟也生日快乐,本来还准备了一篇双叶。但现在也还没有写完,只能等到明年了大概?
#给叶不羞的生贺!!(一发完结!)之所以选了伞哥,是想给修修一个弥补遗憾的机会。
#全世界最好的叶修。

    
  叶修直直的看着眼前的人,一眨不眨的盯着,像是在看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
   眼前的人生着一副极为好看的容貌。俊眼修眉,鼻梁秀挺,一双好看的眼眸溢满了柔情。相比起记忆里的青涩,现在已经是儒雅斯文的模样,周身温吞清朗的气质让人禁不住怦然心动。
  人顿住了步子,弯着唇角,无比温柔的看着他,像是在看着什么稀世珍宝。眼里是浓重的思念和爱惜。安静平和的,如沐春风的的模样和记忆里的人重合了。
   大脑像是被时间冻结了,思绪转的慢很慢,以至于他看着眼前的人,竟有些难以承受的恐慌和茫然。
    是……鬼魂吗?
    还是说,他又在做梦了?
   他看着他对他微笑,他看着他向他走来,在他面前顿住。听到他用他最最思念的声音轻声对他说:“叶修,我回来了。”
    心里常年冰封着的雪山,“咔啦—”一声的裂开了一道细缝,顺着这条裂缝,牢不可破冰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裂开,砸落,崩塌,沉下海面,隐于消融。
嗓子干涩的难受,喉管发紧。喉口像是被塞进了一块生铁,只是吞口唾沫,脆弱的喉管就像是被铁块硬生生割开了一道血淋淋的口子,血液和着唾液顺着喉咙流下去,血腥而又苦涩。
    想要开口说着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口,因为只是出来开个门的缘故,叶修脚上套着拖鞋,身上只披着一件外套,春寒料峭,在还有些微微发冷的天气里,他们已经站了好长时间了。叶修因为常年不好好休息的缘故,体温本就偏低,现在又在这种冷天里,手脚已经冻得冰凉,可他却像是没感觉到冷一样,一直盯着对面的人,盯着他朝思暮想的人,盯着他日思夜梦的人。拢在袖子里的修长的手指紧紧握住,因为用力过度指尖已经泛着阴冷的惨白,指甲深深的掐进掌心的嫩肉里,皮肤凹陷下去的程度仿佛只要再用力一点点,就能掐出血来。
   对面的人似乎是被他的目光看的说不出话来,便就随着他看,眸里的温柔满的仿佛要化成实质。也不顾自己第一时间赶过来,连件衣服都没来不及穿上现在已经被冻得有些发抖。叶修看着他的同时,他也细细的看着对方,从头到脚,连一根头发丝都让他觉得是那么那么的珍贵。
比以前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更瘦了,肤色也从当年健康的嫩白色变得病态。眼下挂着深重的青黑色,唇上几乎没有什么血色。整个人都透着一股灰败的气息,跟记忆里那个意气风发,神采飞扬的少年比起来完全就是两个人。心里面像是被针一下一下的扎着,密密麻麻的刺痛着。叶修这幅模样一看就知道绝不是一朝一夕就养成的,绝对是常年的熬夜和耗费心力过多而导致的。无意间督到对方冻红的脚后跟,当下心里也着急起来。
    无奈歪了下脑袋,对着叶修示意房门:“不打算……放我进去么?”
    叶修像是被这一声疑问惊醒,突然看到对方已经有些冻紫了的手,心下一软。喉咙里的铁块也好像被咽了下去,只剩下疼的火辣辣的喉管,叶修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转身带路。
   苏沐秋赶忙跟上前去。在走到门口的时候,叶修突然顿住了脚步,一把抓住他的胳膊,拉开门把人往里一拽,接着关上门,锁好。苏沐秋看着对方的动作一直安安静静的,顺从的随对方任意摆弄。
  叶修做完这一切,转过身直勾勾的盯着他,在触及到对方眸子里的心疼温柔和毫不掩饰的歉意时。叶修心里的委屈像是决堤的大坝,把他这些年的云淡风轻从容不迫都冲击的支离破碎。
   也不顾人还提着行李,风尘仆仆。一把将人推在门上,,撞出“嘭”的一声巨响,然后自己也撞上前去,两具瘦弱的躯体直直的撞上,两人都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闷哼。骨头撞击的剧痛几乎让两人半边身子都麻了。那是直达灵魂的疼痛,仿佛多年的委屈忍耐都由着这一撞明明白白的展现出来。苏沐秋疼的皱起了眉头,却没有一分一毫要责怪的意思。叶修恶狠狠的啃上人的唇,双手开始不规距的上下摸索起来,分明是毫无规律的乱摸乱咬,就像是只在纯粹发泄感情的小兽。苏沐秋却被人撩起了火,一把搂住人纤细的腰肢,顺势压下人的后脑勺,夹杂着深沉厚重的思念和情欲,重重的亲吻着。两人吻得激烈,唇舌的纠缠已经深到不能再深,连呼吸的时间都是浪费,仿佛要灵魂都得纠缠在一起,才勉强算是有一个安慰。
到底的时候两人都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喟叹。心里一直以来的空落落的地方被填满了,被身上的这个人,他所熟悉的人,他所挚爱的人。填的满满的,那种满足感,就好像一直讨要着糖的小孩子历经千幸万苦终于得到了最心爱的糖果一般。幸福的快要从胸膛里溢出来。被顶到最敏感的地方。叶修被逼的眼泪都快出来了。一遍一遍的喊着那个曾经在梦里喊过无数遍的名字。
就像是两头凶狠的野兽。对着自己的配偶,凶狠的,热烈的,忠诚的,炙热的,连灵魂都在深处相交着,连接成一个密不可分的整体。抵死缠绵,致死方休。
    一次又一次,叶修也不知道到底是做了多少次,大脑荤的厉害,恍惚间只觉得身上的人好像只是一个幻觉,就像他做过的,无数次的梦一样。明明是那么的真实,可是只要一醒来,就什么也没有。什么,也没有。
又一次被顶到高潮,叶修连睁开眼的力气都没有了,泄出已经所剩无力的浊液,在昏过去之前有些悲哀的想着——
     如果这是梦,那么可不可以,让这个梦,再长一点,就一点?
 
 

     

     叶修醒了。
浑身上下好像被车碾过一样,腰肢酸软无力,但某个使用过度的地方却没有想象中的难受,还有些清凉的感觉,想来是被人清理过了。勉强坐起来,掀开被子,浑身上下青青紫紫的痕迹显示着昨天晚上是多么疯狂,叶修坐在床上,还有些不敢置信。房间里没有那人的影子,叶修心里一紧,跌跌撞撞从床上下来,从衣柜里只找了件宽大的tT恤套上就扶着墙向门外走去。刚刚走出房门外,就闻到了一阵阵食物飘香的气息。浓郁的香味让人忍不住胃口大开。叶修放慢了脚步,循着香甜的味道慢慢走去,不多时,便在厨房看到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背影。苏沐秋正穿着一身休闲的居家服,腰间围着他最近刚买的围裙,认真熟练的动作看起来颇为赏心悦目。
  叶修干脆靠在门檐上,双手环胸,欣赏起来。
  苏沐秋不经意间转身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幕。心心念念的人这时已经起来了,只松松套了一件T恤,正靠在厨房门边双手环着胸,唇边勾着一摸笑,似睨非睨的看着他。那副小模样和多年前的“叶秋”简直如出一辙。只是拿脖子上,锁骨上,大腿上青青紫紫的痕迹在叶修现在做出动作看来,反而引得他有些气息不稳。看着对方眼里一闪而过的得色,苏沐秋无奈,又舍不得人冻着了。三两下便端出了早餐。立刻拿了外套来盖在人的腿上,像做过无数次那样,把人抱上了餐椅。然后在额头轻轻落下一个吻。虔诚的像是在诉说着什么好听的诺言。
  叶修接下这一吻,看着人的眼睛,突然笑了
  “欢迎回来,沐秋。”

END

  之前摸的鱼,怎么说总觉得这个小姐姐哪里怪怪的。
   (果然还是要好好练习阿!)

    强行九图不解释。里面有原图,不知道你们能不能猜出来?
    今天祸害“周泽楷”。(不要打我,我会好好写字的。)
     依旧是咸鱼一条,拿写字偷懒骗更嘻嘻嘻嘻嘻嘻。
     将相和快写完了,差不多再过段时间就可以放上来了。
      关于叶不羞的,等将相和结束,就开始更。(暗搓搓立下一个flag。)

  “我有一个朋友。”
                ——叶修

【你×叶修】欲望(也可以说是all叶?)

   ——叶不羞瞎撩,说是all叶其实也算吧。嗯……你     们自己配cp嘛反正。
    ——拿tag骗人的我(臭不要脸)
  ——希望不要被吞。
    ——阿,好喜欢这个修修。
    ——希望你们喜欢。
  
    ☞正文:

   因为不常运动的原因,叶修的额头这便已经起了一层细密的薄汗,双手有些无力的撑在床沿上,后背不像想象中的那种汉子的粗壮,反而有着一般男人不会有的白皙和瘦弱,毛发稀少到几乎没有,从肩胛凸起的蝴蝶骨一路往下,顺着纤细劲瘦的腰自然的凹出一道颜色略深的脊沟,脊沟的尾端弯出一个小小的腰窝来,随着某人细微的颤抖显得诱人至极。皮肤细腻光滑,还带着一些细小而密集的,不知是水还是汗的小液滴,在柔和灯光的照射下,反射出晶亮的微光。给整个背镀上了一层莹白的光。只是看着,就已经可以想象出抚上去如绸缎般光滑丝柔的触感。
   不自觉的吞了口唾沫,有什么东西蠢蠢欲动,却又迟迟不敢动,生怕这只是一场梦,只要轻轻动一下,眼前美好的景色就会消失殆尽。
   那人似是嫌他慢了,有些不耐的抬了下腰,在人血脉喷张时有些烦躁的扭过头来。
   聋拉着的的眼尾斜斜向上挑起,颜色略有些浅淡的修眉也跟着上扬,俊挺的鼻梁上泌出一层晶亮细小的水珠,透亮的眸子里像是氲氤着水汽,带着少有的冷漠和丝丝情欲。
   许是刚刚洗完澡的缘故,平日里有些毛躁的黑发这时也乖巧极了,沾了些水汽亲密的贴在脸颊上,有几缕稍长的发丝蜿蜒着盘在精致白皙的锁骨上,露出若有若无的色气。有水珠从未干的黑发上流出,顺着脸侧,滑过下巴,一路滑过精致的锁骨,流入视线看不到的旖旎角落。
   见人迟迟没有动作,叶修轻轻眯起了眸子,勾出一个侵略性的微笑,挺了挺腰,腰窝随着幅度较大的动作浅浅晃了一晃,两片圆润挺翘的股瓣也跟着一摇,大腿间微微露出一条缝来,腿前的风景若隐若现,把人的视线勾的死死的,连半分都移不开。
   脑袋里某根蹦的死紧的弦“崩”的一声断了。
   见人视线落在了自己身后,叶修勾起了一抹笑来,似睨非睨的督了人一眼,带了点不易察觉的嘲讽,用冷淡而不容置喙的命令道:
   “我说,让你——
     进、来。”

将相和是怎么形成的

 

——不知道有没有人喜欢这种题材。嗯……再说再说。
——有私设
——怎么说这样写历史人物的jq总感觉会被打
——这只是个预告(虽然并没有人看)
    廉颇×蔺相如
    腹黑心机攻×温和死板受
    崩了人设我的错,一切ooc属于我。
    嗯……

  虽然不知道为啥修改不了个人资料
  emmmm,也是有毒了
   这儿熹微[暂时的]
   主要就是写写画画加做做饭什么的。哦还有摄影和写字。
    嗯,没别的了。

       一个很迷的脑洞[伞修]
        唔……迷啊